浓墨淡彩总相宜 匡文留
本文已被阅读 2496 次 发表时间:2009年6月24日

——国画家牛金刚其人其画

  国画家很多,好的国画作品也真的层出不穷,可牛金刚的画依然很夺人眼目,叫你越看越有味,乃至眼前这一幅幅浓墨淡彩营造出的充满灵性与感悟力的花鸟、山水,突然间便临风起舞轻歌吟唱开来,一个鲜活蓬勃的世界令人目不暇接、怦然心动。

  牛金刚的画最倾注于情感,他最擅长的,应推牡丹和修竹,这一浓一淡的“性情中物”,恰是牛金刚人品和画品的写照,也是他审美意趣与画艺追求的具象体现。

  有人说,牛金刚笔下的牡丹之所以独特,是猎猎地张扬着一个“野”字。我想这不无道理。“野”,即烈,即恣肆豪放,即生命力的高度演奏和宣泄,即与大自然的息息相关。这就使牛金刚的牡丹似为不经意,实则独具匠心地从那些或过于华贵娇艳、或多于娇情媚俗的“花中之王”的套路里逃脱开来,而更多了些率真坦诚,多了份“人间烟火”的亲切感召力。我觉得面对牛金刚画幅中的一簇簇、一丛丛昂首绽放的牡丹,有如脚踩泥土而跃身芳香四溢的牡丹园,堪称“花不醉人人自醉”矣!

  至于竹,其君子风骨、雅士派头只任牛金刚寥寥数笔便神在画外。问他所追求的画风画格何以如此超然物外?开朗洒脱、自信健谈的牛金刚说,“勤耕砚田里,得失造化中”。我是自然之子,从大自然中来,还要回到大自然中去。

  的确,近五十的牛金刚生活经历倒挺丰富,“工农兵学商”都干过来了。唯其丰富,才磨添了韧劲和信念,充实了创作的灵感和源泉。他8岁习画,18岁在军营之中就以挥豪泼墨小有名气,后来取得了绘画函授的大专文凭。前师古人,近师名家,“师”而不“摹”,“为画传神”,逐渐形成自己“清新高雅、高古冷峻”的风格。

  他以同样的风格渲染出的西部山水,则很有些大气磅礴之状。山是我们熟悉的峥嵘狂傲的精魂,水是我们动情的浩荡奔放的神髓,山水推至我们面前的同时,我们便充满感动地触摸并领悟到一个经过画家自身才华和修养悉心创造的既真实又理想的境界。真的,浓墨淡彩总相宜,叫牛金刚的国画具有了一种独特的灵魂剖白,真挚又自然。

  如今,依然年富力强的牛金刚,已经“绿树成阴子满枝”了,作品在国内外多种报刊上频频亮相,并被中央及省市电视台作过专题介绍,不仅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举行过画展,深受好评,还有作品赴日本展出,一显才华。他的《祁连春晓》获国际书画大奖赛优秀作品奖,《春满人间》获中华民族艺术杯书画大赛金奖等等。于是“牛金刚”这三个字便人编到《中国艺术家大辞典》、《中国国际书画篆刻家年鉴》之类的辞书中。说到这,牛金刚亦自负亦谦逊地笑了:“其实,最重要的是明天的太阳永远新鲜。跋涉并不断超越,才是人生真谛。谁让我是一头‘牛’呢!”

  好个牛金刚!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个人简介 】·【 作者致辞 】·【 作品欣赏 】·【 评估证书 】·【 名家点评 】·【 以墨会友 】·【 联络方式 】·【 收藏本站